走出传奇 第四十三章硬闯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街上车水马龙,灯光闪烁而过照亮了路旁昏暗的街道,大树在风中摇动。只见一人走在街上,黑色长袍遮掩住他的模样,但是背影的孤凉,却是难以掩盖。

    半年之后,陈白又一次走上这条曾经熟悉的街道,周围的一切还是一成不变,但是陈白依旧还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孤独是可怕的,却没有人愿意和陈白分担这份孤单,只能默默独自承受,孤独里成长的人,比起别人更懂得成长和珍惜。生活的环境,才是真正可以影响一个人内心的。

    走了不知道多久,陈白略感到一些疲倦,彻夜未眠,对于现在的陈白而言还是有点难以抗拒,谁说修炼者就可以不眠不休,陈白一定要去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走到一处街道旁的石梯坐下,看着夜幕笼罩下的南藏市,陈白心中煞是羡慕。羡慕那些同龄人,可以大手大脚的花钱,玩累了回去还有父母做好饭菜在等待,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。

    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朋友。这是不知道在洛河世界流传多久的一句俗语,不过陈白心里在想,真正能够在关键时候共渡难关的朋友会有几个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自卑,也或许是自闭,在这城市陈白真正认识的人一只手都可以数的过来。不是陈白沉默寡言不善言谈,而是陈白害怕再次失去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陈白尝试着去改变,但是陈白心中就好像竖立着一座城,一座极少数人才可以翻越的城墙。至于妄想着打开城门,呵呵,估计现在还没有人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收回思绪,陈白再次起身,他知道他不可能和那些同龄人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。第一没有可以依靠的人,第二他也没有挥霍的资本。

    未来掌控在自己的手里,现在多努力一点以后就可以少苦累。时间就是一片树叶,春天来时它春意盎然,却是不知下一刻枯黄掉落会是多久。可能是一天,也可能是下一秒,这个世界存在太多不可控的因素,唯有懂得珍惜,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夜渐渐深了,一丝丝清凉的冷风迎面吹来,越走行人越少。陈白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汉,不知道下一个落脚点在哪里,身无分文的他恍然发现,他和这座城市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嘿,陈白你特么就是一个混蛋,没有本事没有资本,竟然一心想要着报仇,就算是你找到叶青,有什么本事从叶青口中找到当年杀害哥哥的凶手。”忍不住自嘲一声,泪水从眼角滑落,陈白脸上依旧挂着笑容,“也许我没有本事,但是有的东西就算是死,我也绝对不可能逃避。”

    心中的恨,对于陈白而言就好像罂粟对于瘾君子一般有着致命诱惑,驱使着陈白一点点前进。不能放下,无法放下,绝对不能放下!

    “哥哥,等我报了仇,我一定会来陪你们的,我害怕一个人孤独,能够一辈子陪伴在哥哥身边,我就知足了!”陈白脸上露出一丝凄然的微笑,眼里带有几分期待。

    心中下定了决心,陈白意念一动一张白纸出现手中,是白面狐狸写给自己的地址:

    南藏市北城,第三条大道尽头,竖立在别墅城区里的一座三层酒楼。

    记下地址,陈白即刻就把白纸捏成一团最后放到嘴里咀嚼咽下,抬头漠然向前看,加快了行走的步伐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街道尽头的前方忽然有着亮光照射而来,一座座耸立云端的高楼大厦,出现在陈白视线之中。陈白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,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陈白快速走过,想要进入那片别墅区,刚刚走到别墅区门口,却被人不客气的阻拦下来,陈白停下步伐,盯着那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和陈白年龄相仿的青年,模样比起陈白要英俊,皮肤也更白,青年怒视着陈白,厉喝道:“来者何人,鬼鬼祟祟的竟然想要进入别墅区,摘下你的黑袍,不要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青年话音刚落,陈白脸色微微阴沉下来,二话不说直接出拳朝着青年的脸上砸去。青年也是反应迅速,往后退去一步,巧妙躲开这突袭拳头。

    就在青年尝试还手时,陈白一跃而起沉重的一脚直接踢在青年的小腹上。青年倒吸一口冷气,阴沉着脸后退,当青年再次抬头,发现黑袍人已经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混蛋,不要让我在遇到你,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青年咬牙切齿地轻声道。

    别墅区里的酒楼,和那些高楼大厦相比显得独特很多,陈白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了找到目标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很大的庭院,院子里有着三棵柳树,走廊一直延伸到院落的最后面去,那里有一座三层古楼耸立。

    陈白没有犹豫,顺着走廊走向古楼,远远的陈白就能嗅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香。若是感应在强大点,就能察觉到酒肆里,似乎还笼罩着冰凉的杀机。

    陈白眯起眼睛,半年多的历练也让陈白学会对于四周环境多了几分戒备。越往酒楼走,压迫感就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一道细微的破风声,引得空气微微波动,陈白眼神一凝,快速移动身体。一支尖锐的利箭,从陈白刚才所在的位置射过,钉在身后的柱子上,入木三分。

    “酒楼有规矩,不欢迎没有贵宾资格的客人,阁下请回吧。”清冷的声音从前方缓缓响起。陈白眉头一皱,冷声道:“如果我执意要进去呢?”

    “阁下不必自取其辱,你的本事在我的眼里就宛如一只蝼蚁,还希望阁下有点自知之明。”前方又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陈白冷冷一笑,继续向前走,“你已经羞辱我了,所以今天你必须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冥顽不灵!”

    又一支尖锐利箭,带有破风之音撕裂黑夜,陈白敏锐躲开,脚底生风朝着酒楼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陈白灵敏的就像一只黑夜里的猫,在踏入酒楼的刹那,一眼就发现躲在角落里偷袭自己的那人。

    那人同样盯着陈白,脸色镇定自若,显然似乎早有预料陈白会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阁下,劝你不要鲁莽,不然有命进去恐怕没有命出来,我们酒楼只欢迎贵宾。”那人语气依旧冰凉,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陈白斜视了这人一眼,推门而入,突然一股霸道的罡风从房间里袭来,陈白眼睛眯成一条缝,急剧退后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出现,身上带有凌厉杀气直接锁定陈白,拳头迎面冲向陈白而去。与此同时,那位提醒陈白的男子也是冲出来,手里拿着利箭朝着陈白的喉咙袭去。

    两人中,一人灵身五层一人已经触摸到阴脉境门槛,实力都在陈白之上。两人速度很快,超出陈白的预料。

    但是,陈白很快反应过来,后退的步伐猛然停住,右手握拳,和那从房间里出来的黑影硬生生的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两拳碰撞,两人同时被震退。房间的黑影明显惊疑一声,显然想不到陈白可以正面接下他的一拳。

    在陈白被震退的刹那,那位手持利箭的男子也是来到陈白,满脸狰狞,狠狠刺向陈白的喉咙。

    手上的戒指微光闪动,贪婪之枪出现手中,陈白并没有选择开枪狙杀,而是用那坚硬的枪柄反手扫向男子的脑袋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低沉之音,那脑子身体踉跄退后,刺来的利箭脱离方向整个人撞在一旁的柱子上。

    陈白并没有选择收手,男子两次偷袭与他,还在言语上羞辱,本来心中就怒火奔腾,现在怒火彻底被点燃。

    全身力量汇聚右手,带有破伤之势的破伤之拳,毫不客气的落到男子脸庞上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森白的牙齿带着鲜血,全部吐出,陈白接着又一脚踩在倒地男子的脑袋上,幽黑的枪口反手对着想要背后偷袭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不给两人任何反应的机会。陈白看着那位被枪指着脑袋而身体有点颤抖的黑衣人,冷声道:“现在欢迎我了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一言不发。突然又是一道破风声响起,黑衣人被一支尖锐的利箭从背后刺穿心中,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废物!”房间里响起一道呵斥声。

    陈白没有去理会房间里的人,把贪婪之枪收起来,从戒指里取出那装有蓝色液体的试管,轻轻的滴在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观察了大约一分钟,陈白细心的感觉到两人的呼吸声,变得越来越沉重。又是大约一分钟,两人身上的耳朵开始出现异变。

    吼吼!

    低沉的喘息声,就如同鼓声一般回荡在这幽静的走廊上。下一刻倒地的两人突然暴起,陈白果断跳进房间里关上门。

    酒楼外,站着两头庞然大物,它们身躯高大威猛,狼头人身,如脸盆大小的赤红眼瞳,尖利的獠牙,张着血盆大口,身上散发着猛兽的野性。

    咚!咚!

    下一刻,两道枪声响起,张牙舞爪的狼人倒在血泊之中,猩红的鲜血顺着走廊一直流到外面。

    房间里,陈白冷漠的看了一眼大门,右手拿着贪婪之枪,左手拿着蓝色试管,留下一个黑色背影,缓缓走上楼去。

    夜渐渐安静下来,酒楼外,血腥味弥漫不能散去!

    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