臭美天君 第一百五十二章 阵法初解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阵法,听说阵法也是“神通”,不过它是由一道道没有威力的“神通”组合,构成一个紧密联系的阵式,一旦别人陷入阵法之中,就会牵引各个“神通”爆发,引一动而牵全身,阵法的威力,源于不灭不息的各种“神通”,而这种“神通”在阵法中被称为符文。”

    鱼无邪看着阵法初解里的描述,不由觉得这编写这本书的人对阵法的理解很是纯粹,而且也很明白如何给后来之人说明阵法的玄妙。

    他摊开手,手掌之中多出一道雷霆,那雷霆被他控制变化,逐渐化作一枚符文,如同一个“雷”字一样的蓝色符文在他的手里浮动,虽然有一股灵威,可是失去了雷霆原有的威势。

    那一枚雷霆符文被他轻轻的定在空中,随后他手心再次出现一颗灵力变化的树苗,树苗在他手里长成参天大树,不过依旧只有手掌大小,最后被他凝炼成一枚绿色的符文,如同“木”字一样腾在他的手心,散发着木属性的灵威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有意思,这阵法的符文原来是如此组成的,这世间万物离不开阴阳五行,而这符文也是由世间的事物变化而成,如此说来,不仅仅是神通可以化作符文,就算是我们用灵力捏造的事物也可以化作符文,的确厉害!”

    鱼无邪面色一喜,他看着空中两枚符文,笑道:“这阵法也还算有些意思,不过就是不知道一枚符文可不可以变成阵法,若是可以,那就不得了了,一枚符文就是一个阵法,若是阵法高手,那岂不是一瞬间就可以布下无数阵法?”

    他带着疑惑,继续翻看自己手中的阵法初解,这本书的好处就是对阵法基础理解得很透彻,只要是个人就能明白所谓的阵法是如何形成的,也明白它是怎么困杀敌人的,非常简单明了。

    阵法也叫作法阵,二者虽然是一个意思,不过也有不同,阵法是先布阵,以阵为法,法就是神通,阵不破,法长存,生生不息。而法阵则不同,法阵是先有法才有阵,一般来说法阵都不用于战斗,一个法阵布置下来需要很长的时间,一般都是传送法阵、护山大阵、聚灵阵、愈灵阵这种大型的才配称为法阵,不过都没有威力。

    阵法与法阵本质相同,都是由符文衔接联合而成,不过一个用于战斗,一个只用于平日修行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司容瑾那个婆娘的阵法可以信手拈来,她的阵法可以瞬间凝聚,在她手中就可以完成大阵,她的手段不错,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向她讨要这种瞬间凝聚阵法的手段,若是她肯教我,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鱼无邪摇摇头,他看着手里的阵法初解,大概明白如何布阵,也明白阵法的奥义,他决定出去布置一两手阵法,看一看自己到底能不能成功。

    他来到藏宫阁外面的庭院,将自己刚才凝炼出来的两枚符文腾在空中,随后伸手一点,将自己的灵力连接在两枚符文之中,随后变化自己的手段,那两枚符文在他的灵力中渐渐消失,变成两股无形的气,冒出一股股黑烟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这怎么就冒黑烟了呢?不可能啊,我记得阵法初解上面说的就是用灵力连接符文,在变化灵力的性质,改变输出灵力的手段即可形成阵法啊,为何我这个阵法竟然在冒黑烟,难道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明白过来,脸色微变,转身准备跳开,却被身后突然爆发的灵威席卷,莫名的力量将他拉扯,让他一瞬间不得动弹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整个庭院都震动了一下,一声爆炸声响响彻整个左峰,爆炸的威力一瞬间将鱼无邪炸得衣衫破碎,头昏眼花,整个人都飞了出去,趴在远处的地板上,摔了一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“谁!!?”

    “哪个混账东西在我左峰放屁,这也太不把我这个传功长老放在眼里了,竟然放这么响一个屁,我的床直摇晃,我还以为哪儿地动了呢!”

    王长河披着道袍出来,裤子都没有穿上,只有裤衩,他跑到庭院里一看,一眼就注意到鱼无邪,本来还想发火的,可是当他见到鱼无邪衣衫不整,破破烂烂的,就连头发也变成了卷毛,整张脸也黑了,这下可把他逗乐了,他也生不起气,只好悠哉悠哉的走过去问个究竟。

    他走到黑炭脸、卷毛头的鱼无邪面前,憋着笑意,一本正经的问道:“臭小子,我还以为哪个混账在放屁呢,没想到是你啊,你这个屁有些厉害,竟然把自己脸都轰黑了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先嘲笑一番,最后也不想唏嘘一句,展现长辈的关爱,脸上却是红润,好像有止不住的笑意一般。

    这个老家伙…

    鱼无邪白了王长河一眼,随后站起身来,拍拍身上的灰尘,看着自己刚才施展阵法的地方,不由疑惑:“这两个符文难不成不能够形成阵法,不应该啊,阵法初解里面说一个符文也可以形成阵法,只是极为薄弱,没有多大威力,为何我两个符文还布置不出阵法,难不成我没天赋?”

    他直接无视了王长河,走到自己刚才布置阵法的地方,只看见一块地板被轰碎了,其他地方毫无变化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!那里出错了!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我的灵力不够强!?不可能啊,我不仅开辟出气海世界,我还将气海世界炼化成雷池,将灵力炼化成雷浆,不可能不够强啊,这阵法到底是哪儿出错了?”

    “嗯,难不成是雷霆与树木的属性不相配!!?”

    他一个人沉思起来,将王长河晾在一旁,弄得这个老头青筋暴跳,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没有礼貌的臭小子打进地板里,让他踩一踩这小子的脸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一个人嘀咕什么呢?”

    王长河走来,看着那一块碎掉的石板,他伸手一挥,石板的碎片突然结合,变回一块完整的石板铺在地上。他的用灵力将石板黏合起来,最后将原本破碎的石板填补,这种手段还算高明,是通天境才会使用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盯着沉思中的鱼无邪,发现这货竟然在喃喃自语,好像疯魔了一样,他伸手拍了鱼无邪的肩膀,笑了笑。

    鱼无邪回头看他一眼,问道:“你懂阵法吗?为何我布置阵法会突然爆炸?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:“你不懂,你不懂阵法,你在阵法上一窍不通,我只有去问司容瑾…”

    王长河面红耳赤,怒骂道:“臭小子,你说什么,你再说一遍,我可是传功长老,这阵法谁说老子不懂!?”

    “你个混账……”

    他骂个不停,却没有发现身边的少年根本没有搭理他,他却一直骂个不停。

    鱼无邪站起身来,手掌中凝聚出一个雷霆符文,随后他将雷霆符文腾放在空中,再次凝练出一道风卷,风卷符文页被他腾放在空中,接着是金戈符文、水月符文、草木符文,各种各样的符被他凝聚出来,那些符文虽然都散发着灵力,不过却没有任何威猛,和他看见那些法阵上的符文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他疑惑的用灵力牵引一旁的符文将它们连接起来,符文联系最后成为一个法阵,不过随后阵法直接崩溃,再一次冒出黑烟。

    遭了…

    鱼无邪一惊,赶紧后退,直接躲到一旁,留下王长河,王长河还在臭骂他的不是,没有注意到他的阵法有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声爆炸声响起,整个左峰上的庭院都动了一下,一股灵威在王长河屁股后面爆发,他没有一点点防备,直接将他的衣裳轰破,头发和脸都轰黑了。

    “鱼无邪…你给我滚过来!!!”

    王长河鼻腔里冒出黑烟,他盯着鱼无邪,脸都憋红了,怒气冲天,整个左峰都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看着自己的的衣裳,摸着自己的头发和脸,随后看见自己的手染上一层黑乎乎的灰,他笑了笑,整张脸的血气都爆发了,一声怒吼响彻整个云罗宗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!!!”

    整个云罗宗的都听见了这声发自内心深处的怒吼,这怒吼仿佛憋了很久,最后终于爆发了那种,所有弟子都听见了,长老、宗主、执事也都听见了,一个个弟子从睡梦中醒来,硬生生的跑出门看着左峰的藏宫阁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啊!!?”

    “鱼师弟又弄出什么幺蛾子啊!?怎么传功长老如此愤怒,竟然在骂他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应该是两个人的屁股交易出现了问题,哎,这也不怪鱼师弟啊,他也是可怜兮兮的,被传功长老强迫进行屁股交易,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我们还是不要说他了,他也是可怜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是啊!”

    所有的弟子都在议论这一声怒吼,他们各自猜测起来,其中真实也不得人知。

    而左峰上的鱼无邪则是没有理会这一声怒吼,他自顾自的思索起来,反反复复的说道:“为何我的阵法每次都要爆炸?不对啊,我是按着规矩来的啊?”

    他很郁闷,继续把王长河晾在一边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